鋼鐵業應做中國制造業改革的引領者

日期:2018年10月24日 11:01

鋼鐵業是國民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在保障經濟體持續穩定的發展過程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回顧中國經濟成長的歷史,鋼鐵業的發展與貢獻不容小覷。它有效支撐了中國現代工業的發展與進步,更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來國內經濟的持續穩定增長,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基礎性物資保障。

當前,面對內外經濟形勢的深刻變化,尤其是中國經濟轉入新常態后所產生的新要求,中國鋼鐵業啟動了新一輪的深層次改革。其中,不僅涉及鋼鐵業的產品多樣化、產業調整與升級等傳統內容,還包含有市場調整、功能定位、結構優化、產業融合等新舉措。

作為中國制造業的支柱性行業,鋼鐵業既是引領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中流砥柱,也是中國經濟深化改革的風向標。筆者認為,鋼鐵業應做中國制造業改革的引領者。

推進鋼鐵業結構調整的動因所在

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意味著中國制造業所處的客觀環境已發生實質性改變。內部經濟發展要求的提升與外部競爭環境的加劇,共同誘發了中國經濟的新改革,也為新改革的有序進行提供了許多積極要素。制造業改革符合中國經濟新常態的必然要求,也是中國經濟尋求高質量發展的客觀結果。中國制造業的改革將綜合引入技術進步的因素,同時更為重視消費需求對制造業提出的新要求,在此基礎上,提升制造業的整體科技水平及生產質量。

鋼鐵業的發展與中國的工業化進程之間存在著緊密的關聯。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鋼鐵業的發展不單純表現為產量上的簡單增長,也反映出相關技術含量的同步增長,并相應帶動鋼鐵產品的多樣化、精品化發展。應該說,這是中國鋼鐵業在改革開放以來的發展歷程中所取得的重要成績之一,同時也為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與質量提升創造了重要的保障條件。

當然,應當直面的問題是,與美國、歐洲國家、日本等發達國家相比,中國鋼鐵業的發展水平仍有待提升。主要問題表現在以下方面。其一,中國鋼鐵業的部分技術亟須改進或完善,以適應新的經濟條件及市場競爭;其二,中國鋼鐵企業的產業集中度較低,不具備規模效應,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國鋼鐵企業的競爭能力;其三,中國鋼鐵業的節能環保水平有待進一步提高。鑒于此,有國內學者指出,“評價鋼鐵產業的利潤,應充分考慮產業的社會成本,并進行合理扣除;同時在產業發展戰略上,應突出低成本優勢的培育,發展綠色鋼鐵和節約型鋼鐵,提高進口資源成本控制能力”。當前,中國鋼鐵業在持續發展與擴張的過程中,已啟動了結構轉型的重要進程,同時,鋼鐵業的轉型發展也使其成為中國制造業整體結構轉型的引領與代表。

中國鋼鐵業發展面臨新機遇

客觀的經濟環境仍是影響中國鋼鐵業改革進程的主要因素之一。面對不斷變化的國內、國際市場態勢,中國鋼鐵業在產能、布局、技術等各個領域實現了新突破。

第一,嚴格控制鋼鐵產能的增量,提升既有存量的質量與水平。在對鋼鐵業自身產能實施嚴格控制的同時,各行業間的協同調整也有效促進了中國鋼鐵業的轉型升級。2018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就明確提出,2018年將再壓減鋼鐵產能3000萬噸左右,退出煤炭產能1.5億噸左右,淘汰、關停不達標的30萬千瓦以下煤電機組。

第二,重新規劃并構建中國鋼鐵業的合理布局。東西部經濟的結構性差異也決定了中國鋼鐵業東西分布的非均衡格局,隨著中國內外部經濟條件發生根本性改變,中國鋼鐵業逐步迎來轉型發展的重要契機。就目前而言,我國鋼鐵業的產能分布呈現出“東強西弱”的顯著格局。但憑借“一帶一路”倡議帶來的發展契機,中國將“扎實推進全面建設六大經濟合作走廊和若干海上重要戰略節點”。鑒于此,未來中國鋼鐵業的產能布局應更為偏重“一帶一路”所涉及的主要地區及交通沿線地區,同時考慮鐵礦石、煤炭等與鋼鐵生產直接關聯的資源分布等因素,借助特有的地理優勢和便利的運輸條件,為我國西部地區的鋼鐵業發展創造一定的新競爭優勢。此外,產能重新布局并不意味著單純地淘汰落后產能,更不能阻礙鋼鐵業的正常發展,而需在綜合研究的基礎上,做好鋼鐵產能在地理空間上的重新布局,實現產能與技術、市場等要素的最優組合。

第三,加強內外統籌,推進國際合作,為鋼鐵業發展注入正能量。就目前而言,“一帶一路”倡議、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等三大構思搭建了中國經濟發展戰略的基本框架,也從內外兩個不同角度為中國經濟的轉型發展與中國鋼鐵業的改革前行提供了重要的動力保證。值得關注的是,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領域。我國將加強與沿線國家及地區在交通基礎設施、能源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方面的合作,并共同推進跨境光纜等通信干線網絡建設。有鑒于此,中國鋼鐵業將全程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實及互聯互通相關工程的建設,在發展的過程中尋求新的市場機遇與功能定位。除“一帶一路”倡議之外,國際產能合作的發展規劃也將為中國鋼鐵業的轉型發展帶來新的外部機遇。實際上,國際產能合作業已與包括鋼鐵業在內的國內制造業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同時,也為中國制造業整體“走出去”塑造了一個全新的理念與積極的形象。2015516日國務院發布《關于推進國際產能和裝備制造合作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要“立足國內優勢,推動鋼鐵、有色金屬行業對外產能合作”。這樣一來,中國鋼鐵業的對外合作再度被拔高至國家戰略規劃層面,并為引領中國對外產能合作樹立標桿。

第四,積極導入新技術理念,有效整合鋼鐵業的軟硬性資源。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鋼鐵業在硬件設施上不斷努力、砥礪前行,逐步縮小了與西方發達鋼鐵制造業之間的巨大差距,個別領域甚至已經超越了西方發達鋼鐵制造業的發展水平,取得了令人矚目的優異成績。但與硬件設施的長足進步相比,中國鋼鐵業軟性條件的改善卻不夠理想,部分落后的發展理念與競爭條件甚至嚴重阻礙了中國鋼鐵業的整體性改革。為此,國務院提出了“互聯網+”的新概念,并鼓勵鋼鐵等行業企業,大力組建并發展行業電子商務平臺,以優化采購、分銷體系,提升企業經營效率。對中國鋼鐵業而言,“互聯網+”概念的普及推廣,加劇了國內鋼鐵市場競爭環境的演變,更顛覆了“供方主動、求方被動”的傳統市場格局,并促使其轉變為“求方主動、供方被動”的新市場態勢。當然,這一變局的發生有利于中國鋼鐵業在供方與求方之間建立起更為緊密的聯系,縮短供求之間的實際距離,同時促使更多的鋼鐵企業從“由供定求”向“以求定供”的新模式轉變。

新常態下鋼鐵業改革新特點

通過分析鋼鐵業的發展現狀及改革前景,我們可以更為直觀、更為具體地把握新常態背景下制造業改革的鮮明特點。

第一,特殊的時代背景。不同于過去改革發生的時代,制造業的此輪改革是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條件下的積極作為。新常態對中國經濟的結構轉型及發展質量等均提出更高要求,并為中國經濟的中長期發展積累正能量。因此,中國制造業亟須穩步推進結構性改革,以適應經濟新常態所提出的高標準要求,與此同時,更要從經濟新常態所帶來的競爭環境中汲取養分,為自身的改革注入新動能。

第二,明確的戰略路徑。毋庸置疑,“穩存量、促增量”是此輪改革實施的基本路徑。其中,“穩存量”主要強調的是保持與國民經濟發展水平相匹配的基本產能,在此前提下,對過剩產能進行適度削減與調整,以保證國內產能的合理發展。另一方面,“促增量”強調對新興產能的開發及利用。尤為重要的是,新產能的發展必須符合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更要積極導入并反映科技進步的具體成果,確保新興產能可以有效提升制造業整體的發展水平,為建設“世界制造業強國”打下扎實基礎。

第三,領先的技術要求。中國制造業的此輪改革會更多地引入高技術標準,尤其注重節能環保標準的制定與實施。中國經濟新常態的發展特征之一是逐步轉向低碳經濟。由此,為了更好地適應低碳經濟的低耗能、低污染、低排放等“三低”要求,中國制造業必須逐步擺脫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的粗放型生產模式,同時不斷強化在技術研發與工藝改良等不同生產環節上的努力,提升科學技術在工業制成品中所占的比重。

基于對中國制造業改革的總體認識,我們不難發現,中國鋼鐵業的改革路徑和方式符合制造業整體改革的要求,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特有的個性特征。

其一是有效削減過剩鋼鐵產能,推動轉型發展。鑒于國際鋼鐵需求量減少和國內鋼鐵產能嚴重過剩,削減業內的落后產能就成為極為迫切的任務之一。國內鋼鐵產能至少在中短期內將從歷史峰值上逐步下跌,并最終停留在與內外經濟需求總量相適應的水平上。與此同時,國家的政策導向和節約下來的閑余資金等,會更多偏向于西部及“一帶一路”沿線,促進相關地區鋼鐵業發展,并帶動地區經濟協調發展。

其二是“以需定供”的特征愈發顯著。由于市場競爭條件的改變,以及互聯網、大數據等新科技因素的涌入,中國鋼鐵業的發展變得更為合理、高效。更為重要的是,這些因素的導入促使中國鋼鐵業的競爭模式發生根本性變化,即逐步摒棄以壓低生產價格來創造競爭優勢的傳統模式,而轉向以積極滿足市場需求為主要導向的新興競爭模式。同時,成本因素的重要性亦將同步減弱。在此背景下,個性化的鋼鐵生產,即“以需定供”的鋼鐵生產將成為市場主流。

所屬類別: 行業資訊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