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河鋼舞鋼一軋鋼丙班值班長何紅巖:精益求精 精心軋鋼

日期:2016年5月6日 09:07

河鋼舞鋼一軋鋼丙班值班長何紅巖:精益求精精心軋鋼

這是一件火燒眉毛的事。

干吧,以前軋這種鋼時曾經出現過兩邊厚、中間薄的“怪”現象,如果沒有很好的辦法,還按照以前的軋法,問題還是無法解決。不干,推給別的班吧,也不是那回事兒,再說合同也結束不了,影響河鋼舞鋼的形象。

難,真難啊!去年11月份的那些天,一軋鋼丙班值班長、軋鋼工何紅巖,每天都是一臉的愁容。

原來,去年年初剛開始試生產這種鋼種時,經常出現鋼板中間薄、雙邊厚的奇怪現象,且每一批有好幾塊這樣的計劃外產生,高昂的成本損失,讓所有參加這種鋼板研制生產的人為痛不已。大家在分析會上七嘴八舌分析討論,卻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是扒皮處理后才會出現這種怪現象!甚至還有人給出了錯誤的判斷:一定是在軋制的時候,為了確保寬度,使用立輥擠邊造成了鋼板邊厚中間薄的現象。或是在后部熱處理過程中加熱不均導致了這樣的情況……

真的是這樣嗎?何紅巖不止一次這樣問自己。

精雕細琢、精益求精,才是河鋼舞鋼軋鋼工的職業追求,也是“工匠精神”在工作中的具體體現。經過認真分析,根據自己多年的工作經驗,再加上認真的分析,何紅巖有了自己的看法。他堅信自己和同事們都是嚴格按照軋制工藝進行軋制和熱處理的,絕對不會因為立輥擠邊造成這種問題,更不會因為熱處理造成這種問題!他一遍遍地從軋制各種數據開始分析,然后再到后部進行實際勘察測量,并對生產過程一個環節一個環節地進行分析、比較、思考,最終給出了另外一種解釋:鋼板中間薄、邊部厚,是因為鋼板表面中間鐵皮厚而邊部鐵皮較薄,在鋼板后期進行扒皮時,雖然去掉了鋼板表面的鐵皮,但卻由于鐵皮中間和邊部厚度不一,最終導致成品板出現中間薄邊部厚的情況。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先解決該鋼種的鐵皮問題。

一石激起千層浪!何紅巖的結論一下子驚醒了很多人!對他的意見,一開始很多人并不以為然,但后來大家認真研究后,覺得一絲不茍的他找出的原因、想出的辦法確實有道理。在他論證基礎上,該廠重新優化了生產工藝,將此類合同的生產改為采用開坯后在連續爐加熱軋制,從而避免了此鋼在均熱爐加熱后鐵皮較厚且不易掉的問題,以及帽口渣滓容易造成壓坑、金屬壓入等問題。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去年12月份,當這批14塊、總重260噸、厚度177.8mm海洋平臺齒條鋼A514GrQModified生產出來,經檢驗質量完全合格后,人們向他伸出了大拇指。事實證明,何紅巖的建議很好地解決了該鋼種生產中鐵皮難除以及平直度要求較高難于保證等多個難題。至今,此類鋼合同仍然采用此種方法進行生產,軋制成功率保持在100%,為公司創造了極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也為后續合同的承接、生產奠定了良好基礎,并為其他重點合同的生產積累了寶貴經驗。

抱定“要干就干最好”的態度,2015年,何紅巖向公司交出了一份優秀的答卷:全年個人軋出量達110607噸;初驗性能合格率達97.2%,比考核指標高出0.7%;計劃外率0.80%,比考核指標低0.20%;個人綜合排名位居9個軋鋼工之首,所在的丙大班在四班綜合排名中位居第一。

在何紅巖身上,我們可以看到的是他對待工作耐心、專注、敬業的工匠精神。

何紅巖謙虛地說,其實他并不比別人高明多少,只是平時認真、嚴謹,愛琢磨,愛總結,不僅用體力軋鋼,更是用“心”在軋鋼。何紅巖說,自己有時躺在床上都在思考鋼板軋制過程,仔細回想當班時的軋制情況,板形、溫度控制是否到位。

正因為用“心”,每次接班何紅巖都提前到崗,根據當班要軋制鋼板的規格、品種,提前算出初軋溫度、終軋溫度和每次的壓下量,甚至精確到一塊鋼板幾次壓下、幾分鐘軋成。對于不同厚度規格、不同品種鋼的軋制工藝、操作標準,何紅巖更是熟記于心,這樣工作起來得心應手,解決了不少生產上的難題。

近年來,隨著市場環境的變化,公司承接合同的規格屢屢超出設備極限。在去年的生產中,合同要求寬度≥4m定尺的臨氫12Cr2Mo1RNVE36等超寬板,在當時的設備條件下,已經達到現有設備能力極限,在保證板形、邊部質量、平直度、轉鋼操作等方面,軋制控制要求更是極為苛刻。在生產前的分析會上,面對極少數同事的畏難情緒,何紅巖卻說,“越是難干合同,越不能讓它出計劃外”。他是這樣說的,更是這樣做的。成功接下任務的何紅巖,結合自己的軋制經驗,通過留尾、斜咬、展寬、擠邊等一系列高難度組合操作,憑借出眾的控制意識和設備駕馭能力,使超寬板的一次軋制成功率超過98%

何紅巖在工作中很看重“精”“益”兩個字。他上每個班都要提前約一個小時到崗位。換完工作服,便來到生產現場了解上個班的生產情況。從冷床、快速冷卻裝置到軋機、均熱爐、連續爐等,他都認真地看、仔細地觀察,了解設備及生產情況,本班生產時需要注意什么事項,哪些需要急著干,哪些可以緩一緩。這樣,接班后,他便根據自己掌握到的生產信息,有條不紊地開展工作。組織工作做好了,生產效率自然也就提高了。完成8小時的工作后,他還會推遲下班時間,和班長及職工一道針對班中遇到的問題進行分析,做到當班的問題當班解決。這為他多快好省軋好鋼打下了堅實基礎。

在去年11月份的生產中,廠里下發了一批錠一次成材的Q345D+N合同。這批鋼板要求整板不平度小于8mm,且鋼板表面無鐵皮交貨。前期論證分析時,大家都提出,以前都是雙面扒皮,且是開坯成材的。此次又要求鋼錠一次成材,保不平度要求又這么高,且要求鋼板表面無鐵皮交貨,生產的難度不是一般的大。因為一次成材鋼板往往會有縱向“三道彎”現象,平直度很容易超標。均熱爐出來的鋼板,表面不免會有鐵皮,通常還較厚,極可能出現厚度超負差!生產難度之大,令人望而生畏!

但何紅巖在經過仔細演算和深思熟慮以后卻認為,如果控制好每一個環節,再加上精心軋制,圓滿完成此單合同也不是沒有可能。于是他向廠里和車間提出,首先要保證加熱質量,選爐況較好的加熱坑加熱;視加熱情況適當延長加熱時間,在鋼錠出爐之前提前半小時將爐溫降低到一定的溫度,目的是使鋼溫更均勻,且出爐后鐵皮易除。出鋼操作務必穩準,出鋼后快速除鱗;軋制時采用高溫段集中打水除鱗,斜咬操作、立輥擠邊的“狗骨軋制法”,以及橫向晾溫軋制法,保鐵皮去除干凈、板形平直,軋制后還可配合使用矯直機矯直使鋼板板形更加完美。

在何紅巖的建議下,全部軋鋼工都按照此方案進行軋制,最終此單合同非常順利地交庫,且都是免扒皮交庫!(河鋼集團供稿)

 

所屬類別:极速时时彩 媒體關注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